陪我走過,與我走在

//陪我走過,與我走在
陪我走過,與我走在

吳氏夫妻,明憲與子新。
攜手走過恐慌,從無助到看見希望。
我們說好,不離不棄。

在名為「慌張」的迷宮

明憲:大概是在2014年4月底時,確診恐慌症。恐慌症的成因是自律神經被活化,通常是曾經面臨重大的瀕死經驗。起初,因為常常心悸,所以去看醫生,但結果只需吃藥。由於藥物的副作用,有次上班時,突然低血糖,可能是那次自律神經活化了。自從發病後,身體常會呼吸困難,但每次去看心臟科,得到的答案都是「二尖瓣脫垂本來就會這樣,不用擔心!」。

一開始,也沒有特別理會,可是每一天都這樣,常會打斷工作,有許多困擾。呼吸困難算是輕微,嚴重的話,會有休克的感覺,全身緊繃。因為有各種症狀,曾看過內分泌科、腸胃科。最痛苦的是,看完醫生,吃了很多藥,當下雖然減輕,但是,它不會因此不發作。

子新:結婚前,他就有這些症狀,當時曾提過:「會不會是恐慌症?」,不過那時他蠻生氣的。可能是還沒有預備好,後來也不太敢再提起。結婚後的三個月,他常常心情不好,但感覺越關心他,反而越糟,所以很不知所措。但我的個性是當對方的狀態不好,我要把持住,不可以一起狀況不好。我一直告訴自己:「不可以過度依賴他,也決定不受他的情緒影響」。

確定是…「恐慌症」

明憲:印象中最嚴重是,度完蜜月,準備搭飛機回台灣時。當時,全身冰冷、呼吸困難、心中充滿恐懼、想趕快逃離。回台後,就決定看精神科。醫生聽完我詳細描述過去三年的狀況後,就明確地告訴我是—恐慌症。確診的當下,我欣然接受,因為終於找到原因,也覺得釋放,在廁所流下喜悅的眼淚。

子新:他去看醫生的時候,我真的超開心。一點都不介意是恐慌症,因為得都得了,趕快就醫是最好的事情。確診時,我的心情非常感恩。我認為,生病要趕快知道原因,否則沒有辦法接受正確的治療。
明憲:在那種情況下,沒有人可以幫我,那是心理的糾結。醫生後說吃藥就可以好,的確,吃藥後,就不太會有症狀。藥是每一天都需要吃,到現在仍然如此。恐慌症的藥物,跟憂鬱症,好像是同一種藥物。所以,吃了以後,大腦會比較開心,也就比較不會有恐懼的感覺。

幸好,有你

子新:他是一個很棒的人,所以當情緒過了,他還是原本認識的樣子。只是突然發作的時候,會不習慣。有時會覺得,果然結婚跟想像中的不一樣。其實我們沒有什麼吵架,都是他單方面心情不好,那時,他要我在家裡少跟他說話。因為好像越關心他,他會越緊張。那段時間,他都是說:「最好的方法是,不要管我。」如果一直問題他,他的感覺會更差。因為他整個焦點都在自己的症狀,當被關心,會造成他的壓力。那段時間,我學習忍耐,不過記得有次他說「我會這樣,好像是不適應婚姻生活」,聽到這個,讓我難過許久,不過我沒有跟娘家說,因為我認為,夫妻間的事,要在夫妻中解決,就算要講,也要先讓對方知道。

明憲:那時常想會不會是因為不適應結婚生活?還是不適應跟最喜歡的人在一起。會不會需要自己的時間,但幸好,事實證明不是。我的原生家庭,因為只有聽到一些症狀,所以不是很清楚。但他們雖然沒有特別做什麼,卻一直默默地陪伴我。岳父、岳母也常常關心我的身體狀況。

也一直在我身邊,當我身體不舒服時,脾氣也不太好。她默默承擔我的情緒,但她沒有生氣,也沒有將情緒丟回來,這對我來說,是最好的陪伴。那時候真的不知道自己怎麼了,可是,她沒有嫌棄、責怪我,真的很感謝家人一直陪伴我!

總瀏覽人次: 74 , 今日瀏覽人次: 1
2017-12-20T17:22:33+00: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