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,「家」是這樣

 

何至雅,活潑又真實。
回想起初北上的興奮,至此刻的轉變。
從逃離到現在的感謝,每一步都有意義。

家人一句話的力量

高中的夢想是離開台中並且考上台北的學校,藉此離開媽媽的掌控,所以,當美夢成真時,心情是全然地歡喜。起初在北部的生活,沒有任何的不捨。但記得第一次大學的期中考,我雖發燒,仍起了大早,結果下床時,手指不慎卡到老舊的樓梯,造成嚴重的刮傷,血流不止。不過為了考試,就自行胡亂包紮。那個瞬間想家的思緒湧流,我好需要被安慰。想到家人總是接納我的脾氣,而當下我卻不能生氣,因為是自己造成的,更無法對室友生氣,畢竟不關他們的事。各種複雜的情緒讓我不停地哭泣。記得當時還是硬著頭皮參加考試,結束後打給爸爸,他聽見我受傷的消息,很是緊張,但得知已經處理之後,就用那不擅表達地口吻說:「好啦,秀秀!」可是,我的心情好轉許多,也意識到家人的安慰如此重要及充滿力量。

我們,彼此都在改變

大學三年級時,開始反思自己的家,才發現原來我討厭它。所以,當大學生活一開始,有了新生活與新朋友時,我就與之脫節。甚至認為即便一個學期都不回家,也沒有關係。然而,當我接觸了越多人,才驚覺原來我的家庭擁有不少美好。有次,爸爸說了一段話:「現在我立志要好好陪你們,希望不再錯過你們人生中重要的階段。」那次之後,我們的關係就改變了!我開始主動想要花時間給家人,也開始注意他們的需要。當媽媽表達希望我能打電話回家時,在以前會覺得很煩的話,現在卻令我願意調整時間表,因為想讓他們知道我的在乎。

幸好,擁有你們

曾以為距離是為了逃離,但回過頭才發現,這使我擁有新的眼光看待「家」。家的寶貴在於能在一起生活,不同的型態卻在彼此的生命中堆疊,這就是愛。幸好,我能擁有這些寶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