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們

姚緯恩,排行老三,擁有兩個讓他做自己的姊姊。
雖然自認不是滿分的弟弟,
但仍可以感覺得出來,他對於家人的珍惜。

她們,總是願意

我大姊跟我差七歲,二姊跟我差四歲。雖然年紀有差,性別也不同,但記憶中,她們很願意跟我玩,即使帶著我很麻煩,我會惹禍,我會受傷(我受傷就是她們的災禍),她們仍樂意帶我去好玩的地方,或是在我想要跟著的時候,不會把我趕走。以前以為兄弟姊妹就是這樣,直到國中時,聽到別人說我跟姊姊關係很好,我才發現原來這很難得。長大後,雖然比較少在一起,但她們給我的感覺是:我仍然是被照顧的弟弟。比方說,偶遇時,我說:「不然妳請我吃飯。」她們最後就會請我吃飯!我知道這樣看起來很卑鄙,但我竟然沒有罪惡感,頂多不好意思一秒,因為我知道像以前一樣,她們總是願意。

她們,總是欣賞

我的兩個姊姊不會掩飾對我的欣賞,她們會發自內心地稱讚我「弟弟好帥」,尤其在我覺得自己真的很還好時,這種無條件的愛特別有力量。我在姊姊面前格外幼稚,但她們仍會真誠地說「弟弟好成熟」,我會把垃圾放在她桌上,然後走掉,但她不會因此討厭我,我發現我不用努力得到這份欣賞,所以我只會在她們面前幼稚。擁有姊姊就像是擁有好朋友,我喜歡開玩笑,而唯有在姊姊面前,才「能夠」想到某些笑話,這是因為有極大的安全感與自在,而這份安全感是來自於:她覺得超好笑。即使我把笑點藏得很好,她都找得到。「弟弟太好笑了,要是以後你不在了要怎麼辦?」我不知道我不在了是什麼意思,但聽到這句話我還能不使出渾身解數來搞笑嗎?

她們,一直會在

我們是吵過架的,小時候我會拿我最喜歡的蝙蝠俠丟姊姊,她可能會丟回來,然後我們就和好了。雖然我不常主動關心她們,平常很少談到彼此的心事,不是個暖弟,但我若感受到她們對我的期待,我會無法忍受見到她們失望的神情,即使只是陪她們出去買個東西、看場電影。大姊出嫁了,生了個女娃,二姊的另一伴可能還被蒙蔽著雙眼,挺好的,但我想「姊姊」對我的意義,就是我知道即使我們都進入了人生的下個階段,她們的照顧與欣賞不會減少,我也會繼續吃霸王餐跟搞笑。

總瀏覽人次: 31 , 今日瀏覽人次: 1
2018-05-04T16:09:37+00:00